导航菜单

接机千炮捕鱼-恐龙的图片

文/小羊贝贝/女人疯『有没有一本书,可以教教曾经的背包客,成为妈妈之后,如何安置那奔放的旅游魂呢? 』我心想。此时我的孩子赖在地上,像个会叫尖的圆规,不停的用身体画圆疯狂打转。我突然好怀念那些壮游的日子呀…▲(图/翻摄自女人疯)『有没有一本书,可以教教曾经的背包客,成为妈妈之后,如何安置那奔放的旅游魂呢? 』我心想。「不、能、买! 再摸我会打爆你的屁股」我嘴形不动,面无表情,对着孩子低吼。此刻,他就赖在地上,像个会叫尖的圆规,不停的用身体画圆,疯狂打转。我承认有几次因为太过丢脸,而当下屈就于他,忍到回家才关起门教训。但这次我不屈服了,丢脸就丢脸吧,老娘等他野完再走,我则在一旁开始神游,想起十年前…。半夜一点,没有订饭店,任由陌生人载我到天涯海角在希腊下飞机的那一刻起,一连串大冒险就此展开,从雅典坐着渡轮到圣特里尼岛已是半夜1点,我没有订饭店,还不知道今晚落脚的地方在哪里,招了辆计程车,他说能载我到民宿,我只能相信,车子驶过伸手不见五指、没有路灯,没有人家的山路,整座山是黑的,粗犷的大片石壁,在月光下呈现诡异的橘红色,并不美,巨大的山壁非常可怕。计程车会载我去哪里,我不知道,当时我也没有别的选择…,终于到了一间民宿,千炮捕鱼炮台司机在在门口急速向我收了60欧元,人就不见了。我在一个简陋的房间里,水龙头的水是白色的,夹带着厚厚的石灰味,根本就是石灰水,我又渴又饿,只求有个安全落脚之处,洗澡水也同样灰白色,完全无法洗澡。心里的害怕加剧身体的劳累,我直接昏倒在床上,紧抓着行李把手,不安入睡。隔天早上,被太刺眼的阳光唤醒,我下楼吃早餐,问了民宿老板娘才知道,蛤?! 什么!!!  我所在岛最北边的小渔村,而我要去的地方在南边呀,天差地远的,真该庆幸,昨晚是真的被载到了民宿,这个地方一眼望去,一片海,一片山壁,这才叫做真正的「天涯海角」。我消失在这里,不会有人知道,也不可能有人找得到。那一年,我到处去,随地睡,没有旅伴,只有我一人十年前,我在机场的地板,缩着身体睡觉、住在「看起来像是好人」的陌生人家中、在火车站的椅子上熬过漫漫长夜、穿过一夥人蹲在路边吸毒的小巷、也有过晚上11点,一个东方女子拖着行李在大街上找不着住宿、护照被扣在不同国家的海关,因为他们怀疑我的台湾护照造假。还有好几次被奇怪的男子跟踪,我逃回民宿,把房间里所有能搬动的家具,全部挡在门口,整夜不敢阖眼,捱到天亮。旅途归来,不自觉就切换回「台湾模式」我以为还会一个人远游,没想到当时回来之后,就像一个开关,切换回「台湾模式」,认份地工作而且汲汲营营,接着就结婚生子,一晃眼,七年、八年、十年咻的就过去了。旅行? 一直排在这些人生「必需」、「应该」追求的事物」后面,回到台湾的工作、竞争、还有爱情都让我筋疲力竭,一个人的旅行,逐渐变成此生的记念。尤其有了孩子后,我的一切像被钉死,固定的上下课接送时间,固定的那二家大卖场,固定的药局、固定的小公园、固定的每天晚餐大吼大叫,罚站哭喊、固定九点半睡觉。时间被切得零碎、生活模式被钉在这方圆二公里的小区,哪儿都去不了。带孩子的辛苦,由那遥远的旅游梦支撑整天带孩子是会精神耗弱的,当太过劳累时而厌世,生起许多毁灭的念头之后,就会有一种回光返照的母爱产生,然后再次投入育儿泥淖中,带孩子的日复一日里,我常神游在义大利的乡间,回忆一个人旅行,也幻想能再次前往。『带着孩子一起壮游吧』,等他长大些,带他去我那件舍不得丢的破旧睡衣上的巴黎铁塔、还要去比利时吃巧克力、看荷兰人骑脚踏车、探访彼得兔的家…,到时我们一起出走远行。虽然我还要当好几年的路边吼妈,但这些等他长大的日子,就是靠着旅游的梦想支撑呀,做人如果没有梦想,跟鱼有什么分别呢!图片来源:Unsplash若分享内容有侵害您的图片版权,请来信留言告知,我们会及时加上版权信息,若是您反对使用,本着对版权人尊重的原则,会尽速移除相关内容。联络信箱:service@warno.com.tw延伸阅读>>>五个旅行时应该避免的时尚失误 https://iwoman.sharelife.tw/article_aid-5934.html女人不用怕错过黄金生育年龄 追求幸福要理直气壮 https://iwoman.sharelife.tw/article_aid-7990.html

当年睡在机场的背包客 成了路边吼叫的地方妈妈接机千炮捕鱼